日期: 当前时间:
您的位置: 首页 > 本周风采 > 2018 > 11

我 的 阅 读 之 旅

    来源:东莞市松山湖莞美学校         发表时间:2018-04-14        


阅读筑梦,阅读圆梦。

--------题记


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看书,开始是那种小人书,上面图画下面文字的那种。最喜欢看古代打仗的,骑着马,拿着刀枪剑戟你来我往的开打,打不过就跑。每个将军都有自己的旗帜,上面绣了一个大大的姓氏。现在想来有《三国演义》、《杨家将》、《说岳全传》等等。看了之后还会照着上面画画,画各种各样的兵器。最喜欢的是方天画戟,吕布使用的兵器。画一个披着铠甲的将军,拿着大刀、方天画戟或者丈八蛇矛,威风凛凛的站着。很少画骑马的将军,因为画不好马。春节走亲戚到别人家,总是先找小人书看。那时候书籍很少,有一次父亲从一个亲戚家回来,带来了十多本小人书,给了我意外的惊喜。

上小学的时候,经常会向同学借书看,那时候不只是小人书了。有一次下午放学了,到一个同学家借一本童话书看,还记得书名是《没有风的扇子》。同学不允许我带回家看,只能在他家看。我就在他家看到天黑了,直到看完了才回家。回去后就挨了父亲一巴掌,因为我回的太迟,家里人不知道我到哪里去了。

父亲也喜欢看书,懒于家务,经常在灯下拿着一本书看。母亲常常骂他“端灵牌”。乡村的这种说法形象而有点恶毒。父亲夏夜乘凉的时候能给乡里人说书,说三国,说隋唐,在我们乡里小有名气。家里有些藏书:《水浒传》、《东周列国志》、《隋唐演义》等等。我小学的时候就把这些书都看遍了和小伙伴在一起的时候也经常交流,细数隋唐天下好汉的排位,以知道每个好汉的姓名、兵器为骄傲。

上了初中,也是迷恋看书。那时候李连杰主演的《少林寺》上演了,八三版《射雕英雄传》开播了,武打片吸引了许多观众。我许多小伙伴都迷上了武术,迷上了功夫片和武打书籍。初中三年我看了金庸的大部分书籍,“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这两句诗代表金庸写的14部书,印象最深刻的的是《射雕英雄传》和《侠客行》。还喜欢梁羽生的小说看《七剑下天山》时,特想自己有把宝剑,行侠仗义走天下;看《萍踪侠影》时,为白衣飘飘的张丹枫所倾倒,羡慕他的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看《云海玉弓缘》时,特别喜欢亦正亦邪的金世遗。

初中时候沉迷武侠小说之中,学习成绩曾一度下滑。开卷有益,但是读书要有所选择,这是我这一段生活的教训。现在看到一些学生沉迷网络魔幻小说,我就及时的劝导。

高中阅读兴趣发生了改变。“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季节,我一度非常迷恋席慕容的诗歌。还记得那首经典的诗歌《青春》: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却忽然忘了是怎么样的一个开始…… 这首诗我背的很熟,还我摘抄了她很多诗歌,买了她的诗集《七里香》,毕业时候送给了同桌的她了。那时候感觉到席慕容的诗歌写出了自己的心事。近年看到网络上这样一句话:1989年,那时年轻人有两件大事:背英语、背席慕容的诗。我才知道,当年不是我一个人喜欢席慕容,而是有股席慕容热。席慕容的诗歌既优丽雅致又通俗平白,有广大的读者群。琼瑶的作品也读过,印象较深的是《窗外》,记得她的小说中经常有些古典诗词,什么“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我还喜欢读一些唯美的散文像李乐薇的《我的空中楼阁》刘再复的《读沧海》等。

上了大学,了中文,阅读的书籍更多了。那时候海子自杀不久,我们都很怀念他。他的诗歌还没有单行本,我四处寻觅海子的诗歌,终于买到了一本《海子骆一禾诗集》,如获至宝,珍藏至今。他的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现在成为经典,广为流传我当时很喜欢他的另一首诗歌《远方》

也读了一些现代作家的书,像《围城》、《鲁迅家书》、《萧红萧军文集》。比较喜欢旧上海新感觉派的小说,像穆时英的《上海的狐步舞》,施蛰存的《将军的头》,刘呐鸥的《都市风景线》。新感觉派小说家极力地捕捉新奇的感觉印象,把人物的主观感觉投射到对象中去,对人物的意识和潜意识进行精神分析,心理描写很出色。

外国文学作品给我打开了一扇扇风景各异的窗户司汤达的《红与黑》、大仲马的《三个火枪手》、玛格丽特·米切尔的《飘》、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多夫》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喜欢富有野心、自尊自强的于连,喜欢敢于冒险、身手不凡的三个火枪手,喜欢聪明美丽、坚强能干的乱世佳人佳思丽,喜欢热爱音乐、充满激情的克里斯朵夫。

大学毕业后,在乡镇做了中学语文教师,没有了图书馆,可以阅读的书籍很少。我订阅了杂志《作品与争鸣》,这本期刊上面有很多小说评论,同一作品往往刊发不同的评论,引发多角度的思考,很有意思。这时候我对现当代作家作品很有兴趣,非常喜欢余华、叶兆言、苏童、莫言、贾平凹、刘震云、刘恒等当代作家的作品。忘不了那个假日在校园读书的情形:夏日的太阳透过杨树林,照着僻静的校园,同事们都回家了,我独自一人坐在树下的水井旁,读余华的《活着》。读着读着,情不自己,潸然泪下。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没有电视。多少个午夜和黄昏,我就是在阅读中读过。《叶兆言全集》苏童的《米》贾平凹的《废都》、陈忠实的《白鹿原》等作品都是在这段时间阅读的。小镇有一家出租图书的店铺,我看到了一套陈骏涛主编的《跨世纪文丛》,有当代很多作家的作品,我就经常去租借,有时候一天一本。王蒙的《坚硬的稀粥》、池莉的《太阳出世》、方方的《风景》、陈村的《屋顶上的脚步》、陈染的《嘴唇里的阳光》等作品,给了我无尽的想象和丰富的生活细节。我还去旧书摊淘宝,有时候有意外的收获,张洁《沉重的翅膀》、古华的《芙蓉镇》、钱钟书的《围城》等书籍都是淘来的。

后来又有了机会重回高校学习,再进图书馆倍觉珍惜。因为专业的原因,还是读了较多中国现当代作家作品。在导师的指导下,把原来不感兴趣的三红一创(《红日》、《红岩》、《红旗谱》、《创业史》)拿来阅读,,甚至耐心的读完了浩然的《艳阳天》和《金光大道》,了解了中国五六十年代和文革时期的小说风格。恶补了一些文学理论知识,特别喜欢华中师胡亚敏教授的《叙事学》,然后阅读了一些叙事学理论作品,如罗兰·巴特的《叙事作品结构分析导论》热奈特的《叙事话语》等,深奥的文学理论读起来很吃力,然而让我领略了不一样的美。如果说文学作品能拓展你阅读的宽度,那么文学理论则能提升你的阅读的高度,加强你理解的深度。我在写毕业论文时,就运用一些叙事理论知识,对当代作家刘醒龙的作品进行了探讨。虽然很粗浅稚嫩,但表达了我对叙事理论和当代作家的热爱。

有时候为自己生长在七十年代而庆幸,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虽然物质上比较匮乏,但是外在的诱惑很少,内心比较单纯宁静,使我们能够与书籍为伴侣。现在的孩子外在诱惑太多了,电视、手机、网络游戏,各种喧嚣的声音让人难以静下心来阅读。人们忙于看视频、发信、打游戏这引起了有识之士的反思。《令人忧虑,不阅读的中国人》的作者指出一个国家谁在看书,看哪些书,就决定了这个国家的未来。

培根说过:“读书足以怡情,足以博彩,足以长才。其怡情也,最见于独处幽居之时;其博彩也,最见于高谈阔论之中;其长才也,最见于处世判事之际。”让我们放下手机,关上电脑,泡一壶茶,捧起一本好书阅读吧!

余勤安.JPG

(作者简介:余勤安,197010月出生,湖北省黄梅县人,高中语文教师,华中师范大学文学硕士,现就职于东莞市松山湖莞美学校。)

    分享到:

上一条:152所学校云集大朗,千名少年创客智慧比拼 ——祝贺第十四届东莞市中小学电脑机器人竞赛圆满结束

下一条:学无止境,砥砺前行 ——东莞市第三届小学语文青年教师教学观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