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当前时间:
您的位置: 首页 > 本周风采 > 2018 > 13

“我的阅读之旅”——东莞市松山湖莞美学校余勤安老师手记

    来源:东莞市松山湖莞美学校         发表时间:2018-04-28        

余勤安老师.jpg


慧教育:您好,余老师。收到您的稿件,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这是一次关于学生和教师阅读的简单采访。您教书有多久了?看您的文章里,提到很多书,您还是非常喜欢阅读的。


余勤安:教书快25年了,1993年一毕业就开始教书。因为是语文老师,所以相对来说可能看得多一点,主要看小说、散文、时评和人物传记。不过跟有些老师比,这可能不算什么。现在教高三,读大部头的就比较少了。


慧教育:看您的文章,年轻的时候读武侠和演义,后来读现当代小说、诗歌和文学评论。您研究生读的是文学评论吗?


余勤安:是的,读的是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


慧教育:那在您教书的这段时间,有没有哪本书对您影响比较大的?


余勤安:可能因为我教书时间比较久,每一阶段都有那么一两本影响我的书。最开始的时候,像叶兆言的小说《夜泊秦淮》系列,我就特别喜欢,读过好几遍。有一阶段也很喜欢余华的书。后来来到广东之后,《世说新语》对我的影响很大,小故事大智慧,魏晋风度,展示个性和修养,我觉得那些人很多都是活得很潇洒。另外《世说新语》的语言通俗易懂,简洁传神。在德育和教学文言文方面都有影响,我也经常向学生推荐这个书。


慧教育:是的,现在阅读《世说新语》的学生还是有很多的。


余勤安:对教学影响比较大的是那些历史和传记里面的人物小故事。现在我们高考文言文会考到一篇人物传记,实际上很多都是来自《二十四史》的,所以以前我看过的《史记》、《汉书》,包括历史演义小说《东周列国志》,对后来的教学还是很有帮助的。


慧教育:就是在课堂上可能会用到这些故事。


余勤安:对,看这些书原本是个人兴趣,久而久之发现它们也有助于提升我自己的教学力。有时候会把书中读到的运用到课堂上,讲些小故事激发他们的兴趣。例如前几天我们做了一个文言文《英烈夫人祠记》,里面有梁氏英勇杀敌以身报国的惨烈场景描写,我就联系岳家军中杨再兴《小商河遇难》和《高宠枪挑铁滑车》的故事,让他们感受抗金英雄的英勇和惨烈。


慧教育:您是把语文和历史故事结合起来了,这样课堂不会枯燥,学生就会感兴趣去学。


余勤安:对,特别是在教学过程中,如果能适当的插入一点故事,或者对联、诗歌等等,学生就会很喜欢听,不能仅仅只局限于课本。


慧教育:您有没有对某一本外国文学印象比较深的?


余勤安:印象最深的应该就是《红与黑》,主人公于连不甘于自己命运,去抗争,表现了敢于冒险,积极向上的那种精神。


慧教育:典型的西方冒险精神。我印象最深的是《飘》。大部分女生读过《飘》的,都会对个性鲜明的斯佳丽印象深刻。


慧教育:您这么喜欢阅读,周围的老师是不是也挺喜欢阅读的?


余勤安:周围的老师还是有很多在阅读的,像去年葛光辉老师就组织了《昭明文选》读书会,一些老师聚在一起读《昭明文选》,交流心得。罗秋平老师也很喜欢读书,她是来自中大的才女。我们学校李阶华校长也很喜欢阅读,他读了很多书,还经常给老师们推荐书目,有时还送书给老师们看。如马小平的《人文素养读本》,他送给好多老师看。虽然他以前是个数学老师,但他的阅读量可能超过很多语文老师,文学素养很高。阅读的范围也很广,心理学、教育学、管理学都会涉及到。我们学校还是有一定的阅读氛围的。


慧教育:一个校长的阅读习惯或者其他各方面的习惯是会影响到下面老师的,除了阅读氛围,学校还有提供什么资源吗?


余勤安:学校图书馆对老师开放,老师可以在图书馆里面阅读,也可以把书借出来阅读。


慧教育:全体老师会不会定期开阅读分享会?


余勤安:我们没有全体老师阅读分享会,语文老师单独有。像今年我校举办了一个读书节,我们语文组每周都会开会,开会的时候会进行一些交流,像这样一个小科组的交流会比较多。


慧教育:我们很好奇是不是每个学科的老师,读的书都不太一样。


余勤安:大部分老师首先读的是他专业的书,也有一些跨专业去阅读的。不过也有生物老师,物理老师过来找我借文学类的书籍。文学类和历史类的书籍故事性比较强,是大家都比较喜欢阅读的。


慧教育:这么多喜欢阅读的老师,那么学生呢?除了新课标上的书会推荐给学生,还会额外再推荐一些书给他们吗?


余勤安:我经常会推荐一些新课标之外的书。像以前我推荐学生读今何在的《悟空传》,还有王开岭的《精神明亮的人》。在我阅读的过程中,我觉得某本书不错,也适合学生阅读,我就会推荐他们读。我有时候也会建议学生高中阶段有时间可以读读人物传记。人物传记对学生来说也挺好的,对写作文是有帮助的。有些时候作文素材看过了,很多都记不住,但是如果真正读了一整本人物传记,书里面的情节,人物,学生会有一个整体的印象,这样能够更加好的用在写作文上。


慧教育:形成一个完整的人物形象让学生去吸收知识点,而不是零零星星简单的人物事件。


余勤安:是的,包括阅读其他书籍也是。感兴趣的就会把它周围的知识点都涉猎一遍。就像《芳华》这部电影,有一段时间大家都在看,我把这本书找来看了。看到一部好的电影,我就会想这是谁写的?是把谁的文本进行改编,创作的?这就涉及到了另外一个话题,影视和文学文学作品的一种相辅相成,像原来比较有名的《红高粱》,也是把小说改编的。


慧教育:很多影视火了,然后带动那本书火了。最近那部《头号玩家》的电影也是,这是比较久之前的一本书了,不过知道的人比较少,至少在国内没什么人知道,电影上映之后这本书就被重新印刷,电影带动销量。


余勤安:其实可能本来就是那本书写得好,它才能够改编成这么好的影视。当然单单只是一本书的话,影响力就不会有那么大。首先这本书要写得好已经有了一定的影响力,然后引起了编者导演的关注,改拍后又再次扩大他的影响力。


慧教育:说到影视,我想起了一个问题,现在很多家长都会用电视去代替书本,让孩子在电视上“读”名著,或是学习一些知识,从电视上获取知识,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余勤安:电视上可以学到一定的知识,声音图像会激发兴趣,给人视听的冲击力,让人印象深刻,一些综艺节目也可以学到很多知识,比如《假如国宝会说话》《国家宝藏》和《经典永流传》等等。这些节目就是运用一种全新的方式去介绍中国的传统文化。


慧教育:就是需要书本和电视的结合。


余勤安:是的,有一些你读了书本再去看电视印象会更深刻。像我读钱钟书的《围城》,最开始我阅读原著,后来大学跟同学一起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电视剧,感受非常不一样,然后再去阅读原著,这个过程很有意思的。


慧教育:我是不太喜欢用电视这种方式去教学的。电视是直接给学生输入,可能不需要思考就被动的接收这些信息,很快也很直接,不需要经过你脑袋的整理和过滤。但是看书不一样,要经过一个思考的过程你才会理解到那些信息,而就是这个思考过程才是获取知识最重要的。它会让人的脑袋越用越聪明。所以如果是我个人的选择,我还是会偏向于从书中去获取我需要的知识点。


余勤安:电影电视当然是不能代替阅读的,名著的阅读,更能够培养理解能力,对语言的感受能力,而且拥有更大的想象空间。


慧教育:但是这个就是要花费很长的时间,耐心去培养。我们重新把话题回到学生阅读上面,您今年教的学生是高三的,如果您发现有学生在看书,跟考试没什么关系的书,您会怎么处理?


余勤安:一般情况下,特别是像在我们这种寄宿制学校,我们是很提倡学生阅读的。现在也都开了阅读课。对于学生平时的阅读,我们还是很鼓励的。以前做班主任的时候,有些学生过生日,我知道了,就会送一本书给他,上面我还写一些字,学生们都特别的开心。像《悟空传》我就送了好几个学生。不过如果说课堂上上课的时候,我们还是不让他看的,特别是上正课的时候,就要求他认真听讲。


慧教育:高三高考是需要阅读一篇出自《二十四史》的文言文,您有要求他们去读这些书吗?


余勤安:没有,因为《二十四史》涉及的书太多了,学生没有精力去读。我们只会推荐他有时间可以读其中的一两本,像《三国志》或者是《史记》,真正学历史的人他也读不了那么多,他也只能针对某一个朝代去研读。所以学生可以选择某几本书去读一下。


慧教育:还有学生现在也看《东周列国志》。有不少学生专门去买这套书,应该是学校推荐的。


余勤安:对,这套书我小的时候就开始读,觉得这本书挺好的,反复推荐给学生。我也给我儿子买过一套。学生有时候需要一本文言文的教材,类似文言文的课外书籍。《东周列国志》这套书还是很合适的。它的难度不算大,而且故事性比较强。学生读的时候第一会比较感兴趣,第二在无形中他文言文的阅读水平就会提高。


慧教育:现在有一类书是把历史变成漫画的形式,比如那本《半小时漫画中国史》您是如何看待这种以漫画的形式来讲历史的?


余勤安:这个挺好的,特别是对于小孩子来说,这也是一种普及历史的方法。如果这样能够把历史普及化也挺好的。就像易中天讲《三国》,他其实就是让《三国》更加深入人心。只要在传播的过程中不随意去篡改历史。就像人们对于“王者荣耀”最大的诟病就是它对于历史的篡改,这样是会误导学生的。


慧教育:您班上的学生应该也有很喜欢读书的和不怎么喜欢读书的,在平常的表现方面有没有具体的区别?


余勤安:还是有区别的。他们的阅读理解能力、关注细节的能力、生活的情趣都不同。喜欢阅读的学生,即使他不怎么做题,考试成绩也不会很差。但是不喜欢阅读的,读书读太少的学生,他再怎么学,语文都不会太好。有时候听学生问问题就能知道他还是不理解的,理解能力要差一些。跟喜欢阅读的学生聊天,就会感受到他们知识面会更广,视野会更开阔。


慧教育:不光是文字、语言方面,对生活方面也都是会有影响的。


余勤安:是的,喜欢阅读的学生确实感受到了不一样,特别是到了高中时期,差别就会比较大一点。


慧教育:现在市面上的书本良莠不齐,您会推荐学生/老师看什么类型的书呢?


余勤安:如果只是单纯的看看手机里的文章或者是看看杂志或者短的文章是不够的。真正的让我们印象很深刻的,往往是比较大部头的书。我对于学生挑书的建议是多读经典名著,像古典名著、现当代名著,特别是获得诺贝尔奖或者矛盾文学奖的书籍。也可以读一些畅销书,书籍能畅销是有原因的,有的畅销书会成为经典。老师挑书我想除了专业书籍外,也是要读点经典著作的。


慧教育:那您有没有一些好的读书方法推荐给学生?


余勤安: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阅读方法,我的建议是一定要分精读和泛读。不是所有书都去精读。就我自己的经验来看,学生时代课本需要精读,出来工作之后,碰到特别喜欢的比如一些散文、诗歌就会反复读慢慢体会。包括《红楼梦》,我也是读了几遍的。读书我有一个习惯,如果是自己的书我会做笔记,我们那个年代很多都会做一些摘抄,但现在这方面学生做得比较少。其实在这个抄写的过程,也是一种体会和一种感受,也是一种学习。


慧教育:书读多了,游历也是必不可少的。您觉得对学生来说,有没有到达某一阶段是可以抛开书本去游历?


余勤安:如果说要去游历,最好是在大学期间,可以利用暑假和寒假去游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工作之后受到的限制就会多一点。在中国古代我们叫壮游,司马迁、李白、杜甫、苏轼、徐霞客等人都是有壮游的经历的。文艺复兴以后,欧洲也有不少贵族壮游。旅游对于开阔一个人的眼界是非常有帮助的。我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去年暑假去湛江的路上,中途在开平停了一天,对开平这个地方的雕楼印象深刻。它的人文建筑包括以前用的一些器具、对联、书画书信,看着都非常有感觉。


慧教育:这应该是建立在您对那段历史已经有研究和了解的基础上才会产生这种感觉。因为对您来说看了这些东西像在读一本历史书,但是如果不了解的话,可能看上去就是床是床、窗是窗。


余勤安:可能也是要有一定的文化基础才能够感受得更深刻一点。


慧教育:那您有没有关于读书和游历某一些印象很深的故事?


余勤安:我在湛江期间,到过湛江的各个地方看过。像湖光岩风景点,不仅风景好还有北宋时期李纲写的诗,留下了一定的文化古迹。当时感觉就像穿越时空和古人在思想上有了一定的交流。看到他们的诗,会感叹:“啊,没想到古人在这个地方,留下了这样的一首诗。”这真的是一种收获。我觉得我们的游历还是太少了,特别是在读余秋雨的散文,就感觉到他的游历真的很丰富。一方面他自己的知识很丰富,再加上丰富的游历经验,所以他写出那么多散文。知识和游历缺一不可,不然会受到一些局限,像一些散文家,可能写着写着就没东西可写了。


慧教育:所以您是不是有一点小小的遗憾,年轻的时候游历的不够多,所以现在鼓励孩子去。


余勤安:是的,因为原来的各方面条件受到限制,我觉得现在交通各方面好很多,所以趁年轻的时候应该多走走多看看。其实不一定是很大的风景点,一些小的地方,去看看也是好的。就像这次我去惠州龙门,那附近就有一个很小的景点,香溪堡武功村的古村落。看到他们以前的书斋,还有上下马的马镫,分男左女右,红男绿女,有颜色有高低区别,好讲究,特别有意思。还有一个四个字的题匾,是“鱼跃龙门”的钟鼎铭文,字写得比较难认,就有老师问是什么字,我一看,就是一种感觉,语文老师对这个敏感一点,一下子就认出那四个字了。


慧教育:还是跟您读书积累有关系。我们采访的问题就到这里结束了。再次感谢余老师。

    分享到:

上一条:福建第二轻工业学校到我校开展德育工作交流

下一条:“我的阅读之旅”——东莞市松山湖莞美学校余勤安老师手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