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当前时间:
您的位置: 首页 > 本周风采 > 2018 > 17

阅读,与教育息息相关 ——陈满河校长的阅读访谈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18-05-24        

阅读,与教育息息相关

——陈满河校长的阅读访谈


希望通过小手拉大手的方式,把亲子阅读带动起来


慧教育:您平时经常阅读吗?

陈满河:会。


慧教育:主要阅读什么类型的书籍呢?

陈满河:目前主要是一些方向性的书籍,比如哲学人文多一些。近年来,因为我的职业因素,会多看一些管理类书籍,学校的办学经验,著名校长、教育专家的访谈、著作等。


慧教育:那您阅读的频率呢?

陈满河:每天半个小时左右。


慧教育:您看这些书是因为工作需要,还是出于自己的兴趣?

陈满河: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个人的兴趣逐渐淡了,因为时代变得太快,校长这个岗位得跟上教育发展的步伐。东莞教育提出了“慧教育”的概念,还有莞式慕课、创客等,不断有新概念出来,有时觉得都学不过来。所以时间分配上,会把自己的兴趣挤到一边,这也是现在的尴尬处境。


慧教育:如果出于自己的兴趣,您会偏好哪方面的书籍?

陈满河:我个人偏好诗歌与音乐方面的书籍,涉及到老师的人文素养、生活情趣的东西多一些。现在不是流行高晓松的一句话吗: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慧教育:您看的大多书都是与工作相关的,那看了这些书之后,对您的工作有帮助吗?

陈满河:书籍一直伴随着我的成长。作者的一些观念、做法总是能触动心底的某些东西。从某种程度来说,看这种类型的书是一种自我的头脑风暴。


慧教育:听说您校下周会有一个读书节?

陈满河:已经在进行中了,这周是第三周,还没有结束。4月23号是世界读书日。每年大约这个时间节点,我们学校都会举行读书节,延续一个月。


慧教育:是用一种怎样的形式进行呢?大家各自读吗?

陈满河:学校会组织形式多样的活动,有书香中队、书香家庭、阅读之星评选,有校园书市、作家进校园、故事大王比赛、经典诵读展示、各种形式的汇报以及各个科组的阅读成果展报。今年英语科组有英语绘本,语文有读书小报,数学是以思维导图的方式做小报,还有足球手抄报等,各个科组都调动起来了。


慧教育:是以学生为主角吗?老师会不会参与进去?

陈满河:老师都会参与进去,我们上周刚刚举行了老师的演讲比赛,演讲主题是围绕“我的读书生活”,希望以师生的互动拉动学生的阅读,也会通过小手拉大手的方式,把家长阅读、亲子阅读带动起来。


慧教育:我们每周都会更新“本周风采”栏目,桥头小学的推文不是很多,其实这样的读书节活动,都是可以推送上去的。

陈满河:前一周教育局才发了一份推文量数据,800多所学校,我们排700多名。我们学校的微信公众号发的东西会多一些。可能是工作上的疏忽,学校公众号上的内容未能同时推送到网站交接环节出了问题。


慧教育:如果每年都办读书节,而且持续一个月,应该是有很多文章可以出的。

陈满河:是的,我们对宣传的力度不够,对品牌的意识相对弱一些。这次我们去广州学习,也是讲学校品牌策划的问题,对比之下,我们这方面的工作还待加强。





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他的精神发育史


慧教育:在您管理学校期间,有没有对您影响特别大的一本书或几本书?

陈满河:这段时间有一本书影响了我——朱永新教育文集《我的教育理想》。朱永新是民进中央副主席,全国著名教育家,他一直在推动阅读教育。


慧教育:那是他关于阅读的教育理念影响了您?

陈满河:是的,会有很大影响。他有这样一个观念: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他的精神发育史。这种理念是令人启发的。


慧教育:您周围的老师有阅读的习惯吗?

陈满河:我觉得这不仅是我们学校,也是其他很多学校要去推动的事情。现在学校管理越来越细化,老师们能挤出来的时间真的不多。所以要“让阅读成为习惯”,让更多的老师爱上阅读,我想这也是长期坚持的工作。


慧教育:也就是说,老师们除了上课、备课之外,还有生活、家庭之外,阅读的时间会比较少。

陈满河:对。



农村学生与城市学生之间的差距,还需要缩小


慧教育:作为校长,您会鼓励学生阅读“闲书”吗?除了新课标规定的之外,会阅读其他类型的书吗?

陈满河:我们现在选书的原则会囊括几个部分:科学、人文、艺术、体育等,低龄段的还有绘本。我觉得没有“闲书”这一说,只是我们选书的时候会注重书籍的价值性,这些书要反映人类社会共同的价值观。没有绝对闲书的概念,只有价值性、可读性强不强的区别。


慧教育:您会让学生自己挑书吗?

陈满河:小学生选书的能力相对欠缺!我们会成立书籍的甄选委员会,这也是这次读书节在做的事情。原来是由语文老师推荐每学年的阅读书目,现在我们在考虑把家长的因素也调动进来,想想哪些书是该读的,哪些书是应该引导学生去读的。


慧教育:就是这个甄选委员会不止老师,也有家长,是吗?

陈满河:是的。全民阅读也是国家的号召,这方面深圳会做得好一些,东莞这几年也越来越重视,虽然整体氛围还是不够。从阅读方式来看,电子阅读、网络阅读相对来说多一些,但孩子的小学阶段必定是以文本为主的,这个阶段,他需要好的文本,优秀的书籍将为孩子的成长打下坚实的精神基础。“阅读为孩子的成长奠基”,抱着这样一种理念,这几年在引导学生阅读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


慧教育:很高兴能够听到您有这个观念。

陈满河:教育局提出四大活动近十年了,这四个活动分别是:读书节、体育节、艺术节、科技节,这也是四大行动。所以推广阅读是学校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希望能做得更好。


慧教育:我们也希望您的学校可以做得更好,推送更多文章到慧教育,让更多人可以看到。

陈满河:一定。


慧教育:这么多学生,肯定有喜欢阅读和与之相反的,那您觉得他们在行为上和思维上差别大吗?

陈满河:那肯定差别很大。我们学校本质上还是农村学校。相当一部分学生比较好动,有时候从行为上控制不了自己。如果他们能静下来阅读,培养他们的儒雅,是不成问题的。我们东莞已经城乡一体化,但从学生的精神层面来说,农村学生与城市学生之间的差距,还需要缩小。


慧教育:也就是,读书其实是可以开阔学生的视野,对吗?

陈满河:对。


慧教育:那您觉得学生在阅读文学作品的时候,会有助于培养他们的语感吗?

陈满河:会有帮助。我举个例子吧,我们每年都会组织学生参加暑期阅读活动,然后推送优秀读后感和读书手抄报参加省教育厅组织的“暑假读一本好书”活动评选,每年都有学生获奖。另外,我们学校组稿创办的校刊《七彩桥》,大部分是学生原创,里面的文章越来越精彩了,我想这某种程度上也是我们这几年推广阅读活动的成果。


慧教育:也就是说,阅读的确是有实效的。

陈满河:是的,而且我们还会坚持下去。



阅读角,让孩子们随手找到喜欢的书


慧教育:现在图书的种类特别多,还不断推出新书,市场上的书良莠不齐,对于选书,您有什么建议给学生和老师吗?

陈满河:现在都说互联网+嘛,要利用互联网的思维去实现工作创新、管理创新。如果你们有留意,学校大堂有一部阅读机,阅读机里就有推荐的“中国小学生基础阅读书目”,共100本,分必读与选读,有人文、文学和科学这几类,这份书单有很大的参考性。除了这些,阅读机里还有给学生和老师的杂志,有声读物。家长可以免费下载,带回家里与孩子展开“亲子共读”。一到下课,很多学生会围到阅读机那里。


慧教育:也就是相当于电子阅览室,那您的学校有实体书的读书角吗?

陈满河:有,一到三楼都有,另外每个班都有读书角。我觉得,学生得有空间。以前的观念是担心书损坏、丢失。但如果孩子喜欢去读书,有适当的损耗,也是可以理解的。图书馆的书可以借出,但解决不了便利性的问题,但有了图书角,孩子下课、午休都可以随手找到自己喜欢的书,这对孩子阅读习惯的养成有很大帮助


慧教育:图书角的书是捐赠的吗?

陈满河:学校出其中一部分,另一部分是学生捐赠。这次读书节有一个活动,就是鼓励孩子向图书角捐赠书籍。互联网思维里有一种理论叫“共享”,我想在这个活动中可以逐渐把新的观念加以落实。



亲身经历过,才有成长的价值


慧教育:您觉得在孩子成长中的哪个阶段,他可以抛开书去游历?或者说,有没有这个“阶段”?

陈满河:如果说是抛开书本知识,行万里路,这得说到台湾教育。台湾学生在小学毕业时被要求去“研学”,台北的去台南游历,台南相反。这就是一种践行。用教育的观点来说,要做到知行合一,我想现在国内教育也逐渐在这件事上下功夫。这几年教育部门在推出关于推动中小学生研学的指导文件。在孩子的小学阶段,要从亲子的陪伴到独立的行走,这是一个指导方向。在有安全保障的前提下,小学就可以开始游历了。


慧教育:也就是越早越好,只要孩子在自我意识开始萌发的时候,就可以开始游历了?

陈满河:只是(安全方面的)现实操作不容易。之前东莞地铁开通不久,地铁公司来我校建议让学生去体验。在老师组织的前提下让学生去体验,是对学生负责,也是对家长负责。可能百分之百的家长都不同意学生游历,但孩子需要这种经历。


慧教育:限制太多,但孩子也需要自己去走一下。我们的家长对孩子放心不下,放不开手。

陈满河:这个肯定是,现在的家庭里,通常是一个孩子好几个大人盯着,就是放不开手。我的孩子四年级的时候,我把他送到夏令营,全家都反对,后来说服了他们,因为家长们还是需要在相对安全的环境下,给孩子去尝试的机会


慧教育:不只是孩子,有的年轻人已经二十五六岁,还被父母当小孩子一样保护。不止如此,对家长影响也挺大,家长自己要工作,还要全方位照顾孩子,双方都累。

陈满河:我们学校有食堂,但中午还是有很多家长来给孩子送饭。


慧教育:他们是担心孩子吃不好。(笑)

陈满河:还是观念问题吧。我想有类似观念的家长还不少。盯得太紧,生怕有什么闪失。但从教育管理者的角度来看,家长代替不了孩子成长,孩子成长过程中该体验的东西,必须要他亲身经历过,才有价值,现在家长的包办、替代还是太多了。而且这样保护得越好,越不利于孩子以后的受挫能力。



阅读更重要的是培养人的思辨能力


陈满河:讲到我们东莞教育战线,近几年都会有一些学生心理受挫的事情,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他们该经历的没有经历。没有受过挫折教育,耐受力就差,遇到不好的事情就容易想不开。这也是教育方面的一些隐患。这也需要你们去呼吁啊。


慧教育:我们也在鼓励家长阅读一些教育书籍,学习正确的亲子教育方法,这样对他们有帮助。

陈满河:是的。现在我们为什么要深度地推进阅读呢,因为阅读更重要的是培养人的思辨能力,就是阅读思考能力。从书中看到不同的人过不同的生活,会引发人去思考:为什么这样?他的故事背后有什么东西?

现在的家长80后90后居多,他们生活在改革开放带来经济飞跃发展的环境下,这个发展阶段也会有它的副作用,在于价值的多元化,尤其是现在的网络,每个人都以我为王,网络上谁都是意见领袖。如果我们的家长对媒体上的东西没有一定的辨别能力,那就真的找不到北了。今天听了这个所谓的专家讲座,觉得很有道理,明天听了那个教授讲话,觉得很有道理,到头来就发现,欸,我到底要往哪个方向走?

 

慧教育:没有自己的独立思想,没办法去辩证地思考一个问题。

陈满河:我记得有一本畅销书说,方向比努力更重要。如果家长没有批判性的思维,找不准方向的话,那么在培养孩子的问题上,就容易走向岔路,甚至是南辕北辙。所以我觉得核心素养很关键的一点,就是批判性思维。如果通过从小培养孩子阅读,从书当中去寻找答案,去培养思辨能力的话,对他将来是有好处的。

 

慧教育:因为孩子的家长,跟我们年纪差不多的几代人,其实在逻辑、辩证这些方面就是很欠缺的,学校基本上都没有教。

陈满河:我有时候会想,国内教育缺失了一些东西,书本知识多,综合性的培养少,老师教的更多是书本知识,因为要应付考试。但是未来我想会改变这个方向,正如这几年媒体上所说的那样,未来的高考决胜在语文,将来考试的话,高考试卷可能有10%~20%是关于深度思维的内容。如果高考方向改革的话,会弥补很多东西。

 


更重要的是教师观念的转变


慧教育:您觉得是要从考试这个源头出发才会形成教育方式的改变吗?

陈满河:从几个维度来思考。一要认识到位,二还要转为行动的自觉,这样才行。如果说作为老师,想到了,但是没去做,它最后的效果还是零。所以从教师培养的方向来看,我们要从教书匠转变为教育者,要加强师德、师能、师风的建设,从教书匠到成为能师,成为人师。能师,主要是指能力方面,人师,是要回归到教师的本源,育人为本。这方面我们还比较欠缺。


慧教育:那您觉得在转变为能师、人师的过程中,培养阅读习惯对教师来说是重要的吗?

陈满河:很重要,很重要。

 

慧教育:但是现在的状况是他们的阅读时间其实很少。

陈满河:我记得一本社会学的书里有一种观点,说中国人的习性,就是利益本位,趋利避害。当学校的评价机制、考试的评价机制没有改变的时候,老师会选择一种对他最有利的方式,他知道多读书对工作的指导和对学生的引领有帮助,但如果对实际成绩没有用,他会采取先放一边的态度。

 

慧教育:也就是像您说的,当考试制度真正改了的时候,他们才会有危机感是吗?

陈满河:我想,不用到那个时候,对于小学老师来说,考试制度的改革对他们没有很大的约束。为什么呢?小学的老师会觉得:中考轮不到我们,高考离我们也远着呢。所以更重要的其实是教师观念的转变

 

慧教育:我们之前有采访过一所学校的老师,他们对实验班采用了一种新的授课方式,前期家长很支持,也去试听了课程,觉得很不错,但是后期备考阶段,家长就都不希望有更多这样的课,希望让自己的孩子回归正常课堂。我们认为,这种课对考试也许没太多短期效果,但对学生整个知识面和三观的培养是更好的。

陈满河:所以某种程度来说,教学改革方面,小学会比初中、高中容易开展。

 

慧教育:因为在这个阶段,成绩方面还没有那么迫切。

陈满河:一至五年级比六年级要容易。

 

慧教育:因为六年级就面临着升学的压力了。但也有很多家长从幼儿园开始就把孩子送到各种培训班。

陈满河:其实现在教育部有明确文件规定,禁止这种行为。这个就是我们批评的幼儿园小学化。这种状况民办幼儿园会多一些,因为某种程度它也是为适应家长的需求,让家长觉得到了这个幼儿园,孩子懂的东西就多。欣喜地看到,教育部长陈宝生上任伊始,就提出了要大力加强家庭教育。

 


家长才是孩子终身的老师


慧教育:家庭教育对孩子来说是最重要的,不能把所有工作都推到老师身上。

陈满河:这个我想是有几层含义。首先,家长是孩子终身的老师,其次,小学之前,学前时间科学的教养,对孩子的潜力发挥意义重大。这部分我国的家庭教育还做得不够到位。

 

慧教育:他们太着急了,都怕输在起跑线上。

陈满河:是啊,都是这种观念在作祟。生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一直沿续到小学、中学。比如我们说减负的问题,我们国家在50年代就已经提出了,到现在还要不断地提出来。学校这边减了,校外那边却主动加。

 

慧教育:所以还是家长的需求。

陈满河:对,我想将来会好一点吧。

 

慧教育:不过对整个社会来说应该还是很难吧,因为对于农村孩子来说,唯一的出路就是高考。衡水中学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陈满河:如果地方政府把它当作一种政绩的话,那肯定是改变不了的。有家长的需求和政绩的需要,就肯定会存在这种学校。

 

慧教育:之前采访过一位老师,他说其实那种特别聪慧的孩子不多,但大多数家长都想把自己的孩子变成那一个。

陈满河:所以往往在家庭教育当中,都有这么一种观念,家长都是不自觉地把自己未竟的事业寄托到孩子身上

 

慧教育: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实现不了了。之前看到一个段子,说有位家长一直想让孩子考北大清华,孩子对他说:要不你去考吧。年龄不是问题,但有几个家长会真的去考?

陈满河:中国的传统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已经是根生蒂固的观念了。



哲学类书籍或许能解决教师方向感的问题


慧教育:您读了这些书之后,有没有一些好的读书方法可以推荐给其他人?

陈满河:如果说从阅读阶段的养成来说,我觉得还是要读一些经典的东西。从个人的精神成长来看,有些书是必须要读的。《如何阅读一本书》中,对哪个类型的书该如何去读有一个指引。时间沉淀下来的经典读物,读一遍是一种感觉,读第二遍又是另外一种感觉。这种书的营养会更充分。这一步是要必须先做的,经典读物可以打好一个基础,这个基础要打好。因为现在快餐文化太厉害了,而且现在畅销书很多是心灵鸡汤、成功学,刚开始看的时候觉得书里的都对,慢慢才发现读完后没留下什么东西。

 

慧教育:您有推荐给老师的读物吗?

陈满河:从老师的职业来看,我觉得老师,尤其是小学的老师要读一些基本的哲学类书籍,它能够解决一些方向感的问题,解决人的一些困惑问题。我记得以前北大一位教授在我们这里做了一个讲座,他的一个观点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说我们现在的老师很多缺乏应有的气度和情怀,需要读一些哲学类书籍。“腹有诗书气自华”,是要有一些积累的。这段时间我也看周国平的书,他的书比较“静”,其实人也要静下来思考一些问题。我们常被繁琐的事情冲击,有时候静下来想一些事情的时间都没有。

 

慧教育:就是属于自己的时间太少了。

陈满河:也不能这么说,其实也是工作方法需要提升。东莞不缺有教育情怀的老师,希望也有专业的教育书店来满足教师专业成长、精神成长的需要。

 

慧教育:整体的书店氛围都不够,我们认为书店的选书还是最重要的,而不是装修。现在书店越做越好看,里面的内容却越来越薄。

陈满河:尤其是现在电子化阅读之后,传统书店的生存空间还是有限。积极创造浓郁的读书氛围也是桥头小学努力的方向!


    分享到:

上一条:塘厦第二小学与科翔小学“公民办学校结对帮扶”六年级数学复习教学研讨活动

下一条:家校联手 共育英才——莞美学校2017-2018学年第一学期奖学金颁奖暨第二学期期中考试表彰大会